首页 要闻 越视频 镇街 外宣 国内 国际 社会 健康 专题 发布会 H5 新闻排行榜

完不成销售任务 袜企老板暴走60公里"自我惩罚"

2014-11-19 来源:诸暨日报 编辑:陈璐

上左图为胡仕德出发前留影。 记者 杜萌颖 摄

 

上右图为胡仕德向记者展示暴走的“纪念品”:脚上的血泡。

    本报讯 一年到头,企业总有个目标和任务。如果既定的目标没有实现怎么办?有位老板选择“暴走”作为惩罚。

    他叫胡仕德,今年39岁,佳耀袜业老总,公司在城区望云路上。2011年,企业的销售额是5000万元,当年底,他定了一个目标,2012年要完成销售额7000万元。这其中,他自己的任务是4000万元,而销售部门的任务是3000万元。

    他始终认为,这7000万元的任务不算高,但是到了2012年七八月份的时候,他知道,任务恐怕完成不了了。年底一盘,果然如此。

    以前目标没完成,无非在大会上作个汇报,要么罚做几个俯卧撑,但这次,他觉得应该有个改变。该怎么惩罚呢?自己是老总,任务没完成,必须带个头。于是,企业放假后,在有着30多名骨干参与的晨会上,他宣布了一个决定:因为目标任务没有完成,作为惩罚,他将独自一人出发,从诸暨走到义乌。

    这项决定宣布后,当场有3人报名响应,一位80后行政经理,一位60后车间主任,还有一位90后业务员。

    暴走之前,胡仕德特意研究了线路:由佳耀袜业大门口出发,经过耀江隧道走到安华快速通道,再经郑家坞,取道大陈、苏溪,终点在义乌商贸城。企业在义乌商贸城有两个店铺,那里会有人接应。他预计,12个小时应该就能走到了。

    当天上午8点15分,他们各自拿着瓶矿泉水出发了,甚至都没带身份证,“这样就省得到时候吃不消住宾馆”。

    这一路比他们想象的要艰辛。午饭是一个人一碗面,晚饭吃的是路边的快餐,难熬的还是一路的疲累、疼痛。走到郑家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连一半的路都没到,但脚底已经起了水泡。同时,膝盖和小腿肚也开始痛了,那时候,胡仕德想到过放弃。他坦言,如果没有3名同伴,这次暴走中途放弃的可能性有六成。

    一路咬牙坚持,半夜12点,他们到了苏溪,离目的地义乌商贸城只剩下最后10公里。第二天凌晨2点,4人终于和等候多时的公司后勤组汇合。这次暴走被录像记了下来,胡仕德说,这将作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保存。

    这一路,他们步行60公里,走了整整16个小时。除了平均每个人脚下的4个血泡,最重要的收获是一个思路。“从我做起,以后,完不成长期目标的都要暴走,完不成短期目标的做俯卧撑。第一次10个,第二次20个,第三次40个,成倍累加。”胡仕德说,这样的惩罚机制再结合奖励机制,相信对企业发展会有所帮助。

    谈到2013年销售任务,胡仕德定在8000万元到1亿元。那万一目标又完不成呢?他笑笑说:“恐怕要从诸暨走到杭州了。”

    走在别处看生活

    有人喜欢把过年叫成“年关”,是关门,也是关口。

    这时候,盘点过去的一年是惯常的做法,当然,总是有人喜欢有人失望。工资没到预期的,职位没到设想的,任务没能完成的,甚至许下的承诺最终实现不了。怎么办?

    我觉得胡仕德的方法值得提倡。与其郁结在梦想化为泡影的苦闷中,不如打点心情出发,一路暴走,“折磨”身体的同时排遣心里的难过。这总比憋着好,总比假装若无其事更让人畅快。

    这样的“惩罚”,是勇敢承认自己的挫折,以期待来年再出发。这样的“惩罚”,也是用一路的风景,来弥补周旋酒池肉林、水泥森林的狭隘。

    走出去,总有收获。所以,他们说,“这是最有意义的一天”。我想,不仅是对人生第一次暴走的总结,更是感慨它对人生阅历的一种丰富。

    期待更多的这样“惩罚”,不怨天尤人,不愤世嫉俗,不难堪郁结,能换个角度对待成败,爬个山跑个步,借此让人生轨迹稍稍走偏,去感知世间百态,能走在别处看生活。

    这是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

    问:为什么想到暴走这样的惩罚方式?

    答:企业办了6年,多为老员工,有些方面难免松散。我认为,任务没完成是公司的执行力出了问题,需要“抽”一下了。也就突然那么一下,我想起几年前,自己去杭州培训时,有位老板因为没有完成任务,从富阳徒步赶到杭州。我觉得这个办法可以借鉴,这一年完不成任务我自己带头走,那么下一年任务再没有完成,大家一起走,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鞭策自己和员工,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问:那其余3名同伴是指定的还是自愿的?

    答:我完全没想到,他们会站出来,自愿陪我一起走。说实话,很感动,也很感谢。如果没有他们陪着,也许这次暴走就半途而废了。

    问:一路上有什么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事?

    答:两件事。一是走到大陈时,已是深夜11点左右,那时候路上连人影都见不到,但这么晚我们居然遇上了一位骑着电瓶三轮车捎着几个泔水桶的大妈。她好心地招呼我们,说愿意免费带我们一程。这样的热心人,我们路上遇到好几个,挺感动的,不过我们都谢绝了(笑)。二是在苏溪的夜排档吃夜宵的时候,我们向老板问路,听说我们从诸暨一路走去义乌,老板很惊讶,说我们是吃饱了撑的。旁边还有一桌人更开玩笑地说,我们是在找刺激。直到我们起身走路,看着几个大老爷们歪歪斜斜的糗样,他们才真正相信了。

    问:最难熬的时候,你们怎么支撑下去的?

    答:不怕你笑,是一部电视剧的台词。就是《士兵突击》里的那句:不抛弃,不放弃。一想到这个,就有股劲,支撑着我们相互鼓励走下去。

    问:安全问题有没有考虑过?

    答:我们身上只带了一两千块钱,没有财不外露的顾虑。况且,我们4个男人,怕什么哦(笑)。

    问:怎么评价这次暴走?

    答:这是我们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笑)!

    问:以后继续么?

    答:是的,如果任务没完成的话(会继续)。但是,最多一年一次,短期目标没完成的话,还是做俯卧撑吧。

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5-89095158
浙新办[1999]19号 浙ICP备05004053号
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
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